主页

10002019

  “启族,事不妙,有人方攻洞天口之神陈!”。” “启族,事不妙,有人方攻洞天口之神陈!”。”

  于是,又遣二老第三、第四、第五次往谢。 于是,又遣二老第三、第四、第五次往谢。

  四千余名穷奇族皆以,血殇长是铁了心,避俗务纷,决意闭关清修矣。 四千余名穷奇族皆以,血殇长是铁了心,避俗务纷,决意闭关清修矣。 譬如,万妖盟取机洞日,貌似无为,不为之张,除敌。

  譬如,万妖盟取机洞日,貌似无为,不为之张,除敌。 于其观之,但牵至利,无事不决,无怨不解。

  其较杀断,且有一黑即白之情。 果不出其所料,万妖盟之总管、甲、大老,并无引见二老,亦无受谢。 果不出其所料,万妖盟之总管、甲、大老,并无引见二老,亦无受谢。

  数长老知,夫血殇长非韬玉待价,俟万妖盟与机洞天之斗终,再定方。 数长老知,夫血殇长非韬玉待价,俟万妖盟与机洞天之斗终,再定方。

  其本无法静以炼,终愁眉紧锁,为穷奇族之图而忧。 其本无法静以炼,终愁眉紧锁,为穷奇族之图而忧。 若得罪不起之势,果退、离。 若得罪不起之势,果退、离。

  多少手皆以,今星源大陆之扰乱,正是乘乱取利、富之会。 多少手皆以,今星源大陆之扰乱,正是乘乱取利、富之会。

  洞天云星,一如既往之静、安。 洞天云星,一如既往之静、安。 此二老第六次往万妖盟。

  二位长老亦深有情之点头,面露忿之色。 怀此意,使二老以币及其手书,如万妖盟谢谢。

  经此风波之,族人即知之血殇之心,不提因乱之事,皆不在云星洞天炼。 经此风波之,族人即知之血殇之心,不提因乱之事,皆不在云星洞天炼。

  血殇与二老听,顿皱起了眉头,露疑之色。 血殇与二老听,顿皱起了眉头,露疑之色。

  血殇挥开房门,带二位长老往外去,并于侍卫令曰:“亟召血杀堂,随本座去口视状。”。” 血殇挥开房门,带二位长老往外去,并于侍卫令曰:“亟召血杀堂,随本座去口视状。”。” 转徙之奔他大陆,必艰险重,且从头始。 转徙之奔他大陆,必艰险重,且从头始。

  二老疑焉,开口问:“族长,夫我辈??又以万妖盟乎?” 二老疑焉,开口问:“族长,夫我辈??又以万妖盟乎?”

  穷奇族之族长、耆老,既不与外之势通,亦不和万妖盟与机洞天之斗。 穷奇族之族长、耆老,既不与外之势通,亦不和万妖盟与机洞天之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