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何洛洛参加艺考

  “小侯爷,孙道长的这些东西都是用牛车拉过去的,侯府的马车可是您的专属车架,自然要随时待命。”珑儿笑着解释道。

  “那小莲姐姐的安排......”珑儿看着安静的站在一旁开始收拾药材的小莲说道。

  “交给钟叔吧。”玄世璟说道:“这边院子收拾妥当之后,小莲你就去找钟叔给你安排。”

  玄世璟带着珑儿离开了孙思邈住的院子,小莲站在原地,看着玄世璟和珑儿离去的背影,神色稍显落寞。

  孙思邈的医馆开在平康坊,东面是东市,西边靠着国子监,穿过北面的崇仁坊从景风门就能进入皇城,将医馆开在这里,恐怕也有能顾到长孙皇后身体状况的原因吧,而宣威侯府却是在辅兴坊,与宫城仅有一街之隔,毕竟这是当初李二陛下住的地方,与孙思邈的医馆正好搁一个皇城,一个在长安城东,一个在长安城西,着现在玄世璟想去见孙思邈,要绕过

  马车走了小半个时辰,这才到了医馆所在的平康坊,停在门前,玄世璟便看到孙思邈身边的小道童忙里忙外的正在布置医馆,而孙思邈则是站在医馆中指挥者小道童,告诉他们要将东西放在哪儿。

  医馆的门楣在平康坊中算不上高大,若是非要说如何,也只能算是简单,这倒是像极了孙思邈的风格,迈步进入医馆,四望去,医馆的布置也十分简单,一进门映入眼帘的便是柜台和后面并排摆列着的药柜,柜台上放着药杵、小称、笔墨纸张,算盘等物件,柜面看上去还是有些杂乱,想必是还未来得及收拾。

  左边是一张较大的桌子,现在的桌子上还摞着几个木箱,想必里面装的都是孙思邈在侯府抄写的医术之类的东西。

  “孙道长为何如此匆忙搬出侯府,也不跟小侄打声招呼。”玄世璟进了医馆,笑着看向孙思邈。

  “小侯爷怎么过来了,近日小侯爷一直与魏王殿下在一起,贫道不好贸然打扰,所以也未来得及跟小侯爷提起此事。”孙思邈微笑着说道。

  “孙道长怎么想着要搬出来了,住在侯府不好吗?”玄世璟走到孙思邈身边,问道。

  “侯府是好,可总归是高门大院,贫道是想救助更多的百姓,住在侯府总归是不方便,可是贫道又答应了陛下,留在长安城一段时间,所以干脆就在长安城开个医馆,先安顿下来。”孙思邈抚须说道。

  “原来如此,那世璟在此就先恭贺孙道长乔迁之喜了,不过世璟不希望孙道长您生意兴隆啊。”玄世璟笑道。

  “孙道长的医馆可有了名字?”玄世璟在门前看到门楣上并没有挂上匾额,也不知道孙思邈给他这医馆起了什么名字。

  提及此事,孙思邈摇了摇头:“名字还未来得及起,不若小侯爷替贫道想一个如何。”

  玄世璟摇了摇头:“这可折煞小侄了,这名字还是留待孙道长您深思熟虑之后再起,如何?”

  孙思邈笑道:“没关系,小侯爷但说无妨。”这段日子孙思邈住在侯府,偶尔在书房与玄世璟说些医道上的事情,越与他讨论,便越觉得玄世璟见解独特,玄世璟说的一些东西,是他之前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也给他打开了医道一途上另一扇大门。

  其实玄世璟所说的一些东西都是现代西医常用的一些理论,那是当时为了给长孙皇后找一些治疗气疾的方法时玄世璟提出来的,毕竟中西医理念还有有差别的,没想到孙思邈能够接受这些理念,并一直孜孜不倦的去研究。

  既然孙思邈都这么说了,玄世璟也就不在矫情了,孙思邈可是被称作药王的,写下了医学鸿篇巨著《千金方》,玄世璟也不去费脑子思索,直接说道:“千金医馆,这名字如何?”

  “千金?小侯爷,何解啊。”孙思邈听到千金二字本能的皱了皱眉头,毕竟这两个字看上去略显庸俗,孙思邈对玄世璟还是有些了解的,认为他不可能简单的就用到这两个字字面的意思。

  “生命重于千金,人活这一辈子,身体健康更是千金难换,而孙道长您的那些药方,能救人,更值千金。”玄世璟解释道。

  “千金......”孙思邈低声沉吟着,思索一番:“好一个千金,小侯爷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孙思邈大笑,看的玄世璟一头雾水:这是怎么个意思?

  “小侯爷这么一提,贫道倒是想起来,贫道可以著书一本,将这些年来贫道治病救人的方子全都收拢归纳一番,留与后人,现在医者对于自己的方子看的太重,这也造成了许多方子都已失传,医道一途怎可敝帚自珍。”说到此处,孙思邈叹息一声。

  本站何洛洛参加艺考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

相关阅读